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8140小说 > 绍宋

第七十六章 落雕

绍宋 | 作者:榴弹怕水 | 更新时间:2020-07-09 15:04:4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龙纛立起来一刻钟后,御营中军王彦所领焦文通部全军崩溃,统制官焦文通生死不明。

  话说,这支军队是宋军从东坡塬上轮换下来的,随着塬上激战持续的越来越久,双方都开始疲惫,再加上战线已经稳定,所以早在娄室列阵之前,战场南侧大规模乱战的时候,塬上的战事就已经有点心照不宣了。

  相对应来说,王彦也就早已经放弃了督战,改为尝试让前方部队轮番撤下塬地休整。

  而焦文通部乃是在龙纛立起之前便撤下来的,本来因为塬上拔离速忽然再度加强了攻势,准备再上塬接替死伤最重的郦琼部的。但等到金军在塬地南侧列阵,继而龙纛从中军升起,宋军全军大振,焦文通在与王彦交流后,却是选择了留在原地,并让全军转向对准了娄室的五色捧日旗……其本意是要趁娄室与兵力厚重的秦凤路兵马交战时从侧翼压上去,以成奇功的。

  但完颜娄室不可能给他这个机会,骑兵局部战场上的机动优势是拿来干什么的?

  故此,焦文通部立即便遭遇到了金军最强骑兵,也可能是此时整个东亚最强大一支重甲骑兵的碾压。

  两支从阿骨打时代就精选设立的合扎猛安,只有一支参与到了对焦文通部的袭击,蒲查胡盏带领着满员的、花了许久方才在之前金粟山下披挂整齐的一千骑,人马俱甲,宛如一千具铁浮屠一般,贴着塬底,硬生生将这股数量达到数千的宋军从塬地上‘铲’了下来!

  而宋军除了极少数神臂弓与长斧重步外,根本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武器可以对这支部队造成丝毫损伤。

  但是,且不提和其他部队一样,焦文通提前将部中很少的神臂弓与长斧重步大部分交给了官家,即便是剩余了些许,此时也没有起到任何效果,造成任何杀伤。因为就在蒲查胡盏发动进攻的同时,娄室爱将完颜剖叔也以娄室和那面五色捧日旗为轴心,率领着大股骑兵对宋军当面发动了一场教科书式的女真骑兵突袭。

  先是环射,密集的环射,数以千计的女真骑兵在左右两支铁浮屠的遮护下,围绕着娄室进行了旋转式的推进……密集的女真重箭上来对宋军造成了巨大的杀伤,焦文通部当时便有崩溃之态,照着这个趋势,本来金军是不用贴身肉搏的。

  但很显然,娄室这一波催动的极为迅速和猛烈,他本人和他的大旗根本就是推进如风,连带着以他为轴心的女真骑兵很快便直接甩到了宋军阵中,而女真骑兵也丝毫不慌,下弓换矛,又以刮鱼鳞的方式一层层分队从宋军中扫过,次次都卷起无数血肉。

  这个阵势,土一点,叫车轮子战术;科学一些,叫环形齐射加近身侧冲;而如果恶俗一些,可以叫个旋风骑兵阵之类的东西……属于金军小股部队的常规战术,他们常常以谋克为单位发动类似的推进式攻击。

  但毫无疑问,当这个俗套到不行的战术被时代最强的骑兵将领,配合着时代最强的骑兵部队,加上七千这个放在世界任何一个战场上都不可能小觑的骑兵规模,然后一起演绎出来以后……却简直可称之为台风之阵了。

  关西之地,雨水多日未至,却陡然平地出现了一场金戈铁马构成的铁骑台风。

  而焦文通部便是这场骑兵台风下的第一个牺牲品,全军七零八路,四散而逃,主将生死不知……四面宋军刚刚还因为龙纛暴涨的气势登时湮灭!当面秦凤路大军一时惊骇,塬上部队更是惊恐难明,便是尚在出营的吴玠和远处中军大营上的赵玖也各自骇然。

  不是没人想到会有牺牲品,实际上,人的影树的名,宋军从上到下看到娄室列阵,看到那两支近乎于具装甲骑的女真骑兵后,都有了付出大规模伤亡的觉悟,可是为什么这么快?为什么这么干脆利索呢?

  而且最关键的是,宋军的反击在哪里?

  金军不是没有伤亡,金军是有肉眼可见的伤亡的,但绝大多数伤亡都是来自于地形对大规模重甲骑兵的天然消耗……塬上和营中高地上,大家看的很清楚,在塬下起伏的地形之上,很多金军往往胯下一个趔趄,落下马来,然后便悄无声息,成为了战争必然的消耗品。

  但是,这种伤亡是金军骑兵数量达到这个份上以后数学概率性的伤亡,不是人为的伤亡,没人看到宋军的哪股反击对金军造成的有效杀伤,因为焦文通部几乎是随着完颜娄室的推进直接崩溃的……这让在场宋军产生了一种由衷的惶恐之心。

  而惶恐之后便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赞叹……就是赞叹!

  赞叹原来骑兵还可以这么用?!

  赞叹原来重甲重弓的骑兵居然这么强?!

  不过,这种赞叹也很快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人心深处和浅处的种种抉择。

  第一个做出反应的当然是距离娄室最近的王彦,他在距离这场战斗最近的距离、最佳的视角全程目睹了一切,并最直观的感受到了这场台风的威力。

  而且别忘了,战斗中崩溃的一方正是他的核心部属。

  故此,当金军碾过塬下之时,这位八字军统帅脑中其实几乎一片空白,而空白之后,因为距离问题,王子才却又被局势逼迫着,迅速而又僵硬地做出了决断:

  他身为节帅,而且官家就在数里外的大营那里,麾下八字军又是跟金军有刻骨仇恨的河北兵,所以投降、逃跑是不可以去想的,生死什么的此时也已经无所谓,但关键是既然为人臣,便要尽职尽责,不能让大局从自己这里崩塌,即便是不得已如此,也得是他先一死以对皇恩。

  “传令!”一念至此,王彦反而再无恐惧,直接扭头下令。“让王德总揽塬上战事,不得后退一步……咱们本部转向列阵,阻止溃兵上塬……移动旗帜,随我到最前方去!”

  三条命令,迅速传达下去,然后众目睽睽之下,王彦主动移动大旗至东坡塬最西端,当面以对塬下金军与溃兵无数。

  这是一个极为振奋军心的举动,也是一个非常及时的举动。

  对此,娄室只是淡淡瞥了一眼王彦的旗帜,便挥动手臂,指向了自己西北方向的龙纛……平心而论,刚刚一瞬间这位金军主帅的确存了让部队趁势冲上塬地的心思,那样的话也算是一种结束战斗的方式。

  但也仅仅就是一瞬间罢了,随着王彦及时转向立旗,这位金军主帅即刻在心中放弃了这个只是一时浮现的心思。

  之所以如此,不光是战术上的考量,也就是从地形、时间、援军上的考量所致,关键是这一战,是他完颜娄室的最后一战,他本就要全胜!而当这个目标对上对面立起的龙纛后,他就更不该想其他的东西了。

  “稳住!”

  随着金军大队再度启动,而且直直朝自己过来,从刚刚陡然爆发的战斗中回过神来的秦凤路经略赵哲强忍着不安从小丘上驰入自己阵中,并奋力在阵中大呼。“官家在后面看着我们!出兵的赏赐也都发了!咱们没理不给官家卖命!”

  “按着吴太尉的吩咐,长枪在前面,最前面直接把长枪杵在地上!”

  “神臂弓、弩手、弓箭手按射程排列!”

  “骑兵在两翼……”

  赵哲在阵中奔驰左右,呼喊不停,秦凤路兵马也很快重新鼓舞起了士气……这倒不是说秦凤路这支兵马有多训练有素,而是说他们毕竟多是步卒,而且金军扫平焦文通部时他们已经出营列阵,绝大部分士卒只是隐约知道前面败了,根本看不到数里外的具体场景。

  而且莫忘了,他们人数众多,且侧翼有已经反而转为上风的熙河路兵马——巨大的数量和庞大的军阵给了一般士卒极为充沛的信心。

  但是,赵哲连番下令鼓舞,说到骑兵在两翼后却又陡然陷入慌张,因为他已经清楚的意识到,按照刚刚金军骑兵展示的强大能力,自己的侧翼,尤其是左翼,几乎相当于不设防一般!

  右翼都还有熙河路的兵马呢!可本来该为左翼的利州路兵马却根本就在很远的泥淖中!

  “左翼也多扎长枪,就是北面和东面那边……”一念至此,赵哲赶紧下令,却是试图补救。

  但话说到一半,地面却已经再度隆隆作响,七千骑,或者准确一点,六千余女真骑兵,已经护着完颜娄室的五色捧日之旗,朝着秦凤路兵马当面而来!

  而赵哲望着铺面而来的烟尘,与烟尘中难以遮掩的骑兵雄壮身姿,几乎是瞬间口干舌燥,再难言语。

  区区两三里的距离,对于骑兵来说简直是须臾可待,但不得不说,秦凤路的表现却让宋军稍微拾起了一些信心……金军骑兵涌到阵前,面对着立好的步兵阵地,却并没有之前那种惊人的摧枯拉朽之势。

  这让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娄室所领的这七千金军骑兵的确强悍无匹,但很显然,刚刚焦文通部的覆灭跟他们猝不及防,本身苦战了一个下午,外加数量劣势引发的阵型劣势有着太多的因果关系。

  而秦凤路的部队虽然是公认的最弱,但是数量摆在这里,军阵的厚度摆在这里,却是让金军不得不采取适当的应对策略……这一次他们没有直接横扫入阵,中间娄室旗帜适时停下,而他直属的部队面对着密集的枪阵也根本只是在前方维持着女真人一贯的环形骑射而已。

  可以想象,在将秦凤路前方枪阵射溃之前,娄室中军是不可能放肆推进的。

  而与此同时,宋军阵中也终于开始出现了有效反击,按照射程排列的远程投射开始产生有效杀伤,娄室中军当然也是重装骑射手,但却不是具装甲骑,他们还没奢侈到给七千人一起披马甲,而在这种战斗中,金军骑兵一旦丧失战马,也基本上宣告丧失战斗力了。

  不过,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就在娄室在前方进行远程打击的同时,左右两翼两个合扎猛安,近两千个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绍宋最新章节http://www.8140.cn/shaoso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超级神基因网游之末日剑仙纵猎天下英雄联盟之传奇正盛网游之三国无双英雄联盟之灾变时代三国之王牌大领主王者荣耀之巅峰网游之天谴修罗网游之神级吞噬系统